8-blog

Blog

Blog Search

職場資訊

法定最低工資對勞工市場的影響

<<法定最低工資對勞工市場的影響>>

由2019年5月1日起,法定最低時薪由港幣34.5元調升至37.5元。而僱主備存僱員的總工作時數紀錄的金額上限,亦同時由每月14,100元修訂為每月15,300元。在最新法定最低工資政策實施前,時薪低於37.5元的僱員人數約為61 500人至75 500人,佔全港僱員總數2.0%至2.5%;最低工資委員會相信最終因法定最低工資水平調升而獲得加薪的受惠僱員人數,會高於調整前涉及僱員的人數,以及調整後賺取新法定最低工資建議水平的僱員人數。在未實施最低工資前,非技術勞工薪金確是非常低。大家或會認為是無良老闆壓低薪金。但其實這類工種這些工種薪酬長期偏低是因為低技術勞工供應近乎無限(新移民、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等等)。符合經濟邏輯,未有太大問題。然而,不同勞工組織擔心基層市民難以維生,爭取最低工資。而引入最低工資則為未來的經濟打造了一個壞的根基。在最低工資實施前,時薪約為25元 。現時,在不同的招聘廣告已能找到不少兼職時薪約為50元的工作。非技術工種的薪金,以每年平均10%至13%的速度增加,遠超香港整體的通貨膨脹和一般的薪金加幅。在制定最低工資後,低技術工種因要將薪酬增至法定的最低工資而變得薪酬相若。在這個情況下,大多勞工都會轉到工作相對輕鬆的職業,如保安員。第2個骨牌效應亦因而發動。辛勞工作,如洗碗員會變得不太吃香,變相僱主便要加薪以吸引就業。在這一連串骨牌效應底下,其實是將整個香港非技術勞工的薪金大幅增加。最後,簡單而言,要解決最低工資帶來的連銷效應,市場會逐漸將不值最低工資的工種淘汰,例如不同的超級市場正引入自助付款機,逐漸市場上就僧剩下本來薪金就高於最低工資的工種。香港這經濟社會就正正處於這個過程了。資料來源:1. 《百佳 惠康 Aeon 一田 陸續加設 超市自助結賬收銀員恐冇得撈》2. 在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前後:低收入僱員及其家庭生活狀況調查 (全文)

人力資源

成功領導的輔導技巧

《成功領導的輔導技巧:協助業績較弱的員工》

各位零售行業的經理主管,相信都希望團隊能夠儘快達成目標,取得好的銷售成績。但團隊裡面,總會有一些同事能力比較弱、經驗不足,需要你的幫忙。作為經理及主管,我們可以如何透過教練輔導,幫助這些業績比較弱的同事呢?大家可以參考以下三個方法:分析原因,找出問題在解決問題之前,首先要確認問題的主要原因。第一部分,當然可以從銷售資料上瞭解一下,員工的弱點在哪裡,例如是整體銷售業績欠佳,還是某一類型的產品沒有辦法銷售出去呢?也可以分析一下是每一個月的業績未能達到目標,還是在某一個月業績特別落後呢?因為有這些分析,我們才能夠初步判斷員工的問題出在哪方面。當然,下一步就是現場觀察,現場瞭解一下在銷售過程中,哪一個銷售技巧做得比較好,哪一個銷售技巧需要進一步提升,這樣我們就知道員工的能力不足,還是方法不對。情景練習當對員工問題得到了基本的瞭解後,下一步就要幫助員工提升,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過情景練習,給予對方一些方法和意見,令對方能夠更清楚自己的問題,並且作出改善。有一些員工對於情景練習比較抗拒,作為經理和主管,一定要令對方明白情景練習的好處,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要給予員工更多的壓力,而需要有效地找出員工真正的問題,並且提供有效的方法,令在員工在有限的時間裡,取得最好的成績。主副銷售還有一個更快捷的方法,就是安排主副銷售。當員工在銷售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扮演助手的角色,通過我們的經驗,協助員工在與顧客溝通的過程中不足之處,這樣,我們親自示範,取得更好的成果,員工自然學得更快,也會對自己更有信心。在完成協助之後,應該馬上進行檢討,讓對方思考一下自己可以提升的地方,從而舉一反三,令往後的生意可以做得更好。

人力資源

從人力資源領域切入

《從人力資源領域切入,「Talust才鏈」想用區塊鏈做人的防偽溯源》

企業在線招聘市場規模達到數十億,易觀智庫發佈的《中國互聯網招聘市場趨勢預測報告2016-2018》曾測算,2016年中國互聯網招聘市場規模將達到46.1億元,同比增長18.8%,預計到2018年,這一數字將達到63.7億元。企業間的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的競爭,然而,企業招聘場景下,應聘者簡歷和經歷的真實性往往難以驗證。「Talust才鏈」想建立一個基於區塊鏈的信息協同網絡,解決類似問題。Talust才鏈創始人劉曉建介紹,才鏈準備搭建一個個人信息存證網絡,將應聘者學歷,企業從招聘信息發佈、應聘者投遞簡歷、成功入職,到某人在某月某日擔任何種崗位等,都記錄到區塊鏈上。這有點像金融的個人信用共享機制,接入了該系統的企業,需要共享自身數據,也可以查詢數據。學校和培訓機構是重要數據來源之一。從業經歷的數據主要來源於兩個途徑:一是才鏈本身會開發人力資源管理平台給企業用,該平台包括招聘管理、培訓管理、職業生涯、制度管理、薪酬管理、績效管理等六大模塊,使用這個SaaS系統的企業相關人力資源信息也會上鏈;二是C端上傳個人簡歷,然後申請企業認證,簡歷中涉及到的企業若上鏈了,可為個人信息做認證。如果相關企業沒有接入該系統,但申請認證需求特別大,才鏈可能會主動尋求合作。人力資源信息對於企業而言是十分敏感的信息,因此數據脫敏極為重要。類似系統將部署在才鏈開發的公有鏈上,個人和企業用戶均可在鏈上申請賬戶,才鏈會對用戶的資質和資料的真實性做審核,通過給每一個用戶提供相應的數據ID。用戶鏈上的信息並非完全公開,而是部分加密,加密部分需要授權才能訪問。商業模式方面,才鏈To C提供簡歷認證服務;To B提供數據查詢和SaaS服務。公司計劃對C端的簡歷認證完全免費;B端則主要依靠SaaS服務收費。才鏈設想,未來還可能為教育機構提供人才數據分析報告等。來源:HRTechChina

人力資源

中小企业升级转型系列 - 日本上羽绘惣(zǒng)株式会社

《中小企業升級轉型系列 - 日本上羽繪惣(zǒng)株式會社》

提到日本企業,相信大家印象非常深的就是科技和工業非常發達,尤其是汽車以及電子產品。在這些領域日本曾經一度領導全球。但隨著市場開始全球化之後,日本在這些非常領先的領域逐漸都開始下滑。這樣的局面其實在一些區域城市或國家都已經出現,比如歐洲、香港、臺灣、等等。到底是什麽原因導致出現這樣的局面?   日本的電子工業領導地位下滑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日本企業在全球化大趨勢中戰略失誤,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當全球其它主要國家的優秀電子產品企業都運用大型生產供應鏈的時候,日本電子產業還執著於從研發到生產的一體化生產。一體化生產固然可以自我調控和保證品質。但其劣勢在當下就變得異常突出,就是生產成本過高。   但一旦最重要的“高品質”這道競爭優勢被打破,後果將是無比慘痛的。比如2017年日本高田公司由於隱瞞安全氣囊品質缺陷事件,此後,日產、神戶鋼鐵、斯巴魯、三菱綜合材料等製造業巨頭紛紛曝出“造假醜聞”,日本高田公司沒有渡過這次危機,6月26日申請破產保護。另外全球最大碳纖維複合材料製造商日本東麗,被曝存在持續8年的“造假醜聞”。而且此次造假的產品波及13家企業,多與汽車行業相關。不斷爆出造假醜聞事件,讓大家不一定再信任一直以來的日本產品品質好的標籤,日本製造業信譽一落千丈。   其實中國的中小企業,例如出入口貿易、製造業、零售業,服務業,在全球化時代都同樣出現競爭力下滑的情況。那麼中國的中小企業應該如何對應,從日本的中小企業的經濟低迷超過二十年後,一些日本百年老店仍然屹立不倒,主要是靠持續創新升級轉型,那麼中國的中小企業家如何參考學習呢?   小思會在中小企業升級轉型系列的交章分享一些日本的中小傳統企業的創新升級轉型案例,從不同的角度來觀察分析,從而希望給中國的中小企業作借鑒參考。   在日本有非常多超過一百年的老企業,大約有兩萬家之多,這遠遠超過中國,而單單京都大約就有將近千家這樣的百年企業,他們都是一些非常傳統的行業,比如日式點心店,傳統油畫顏料的小店,做和服的,做熏香的。這些小店利潤都不是很高,但為何歷經一個多世紀他們還能夠一路走來沒有消失,其根本原因就是不斷創新轉型,發現新興市場需求,從而尋求自我發展。就像下面的這個傳統油畫顏料小店-上羽繪惣(zǒng)株式會社。   上羽繪惣株式會社成立於1751年,已經有266年的歷史。是京都一家製作傳統油畫顏料的小公司。隨著科技、智慧化、大資料時代的到來,人們生活習慣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年輕人學習傳統油畫的越來越少,對顏料的需求自然就逐步縮小。擺在企業 CEO 上羽豐面前最急迫的問題就是到底還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繼續下去是不是還有意義。   為了給自己更多的思考方向,上羽豐決定出去拜訪跟自己企業有密切關聯的上下游企業,看看他們的情況。於是上羽豐去了給自己公司提供顏料的基礎材料的扇貝粉末公司,這家粉末公司的最大客戶就是上羽繪惣。   看著對方負責任的態度和提供的優質基礎材料,上羽豐覺得如果自己倒閉了,也就意味著扇貝粉末公司的倒閉,還有那些經常在這裡採購顏料的顧客,為了他們自己也不能倒閉。   但下定決心堅持下來容易,但企業還是需要尋求突破和發展,否則繼續這樣無力的生存下來遲早是要倒閉的。   於是上羽豐開始安排企業實際的經營者上羽女士(上羽豐的妹妹)積極參加京都的企業交流會,聆聽來自不同企業家的建議和思路,通過和大家的不斷交流,終於讓她找到了新的市場以及自身在新興市場上擁有的優勢。   她的新突破口就是指甲油,大家都知道,市場上存在的大部分的指甲油都有刺激性的氣味,而且掉色脫色嚴重。如果使用天然顏料的話,就會解決這些問題。而上羽繪惣株式會社一直用來生產油畫顏料的扇貝粉末就是對人體沒有傷害,而且沒有刺激性氣味的天然顏料。這讓上羽女士萌生了生產指甲油的念頭。   通過和其他企業的交流合作,上羽繪惣公司終於研發出了用扇貝粉末等天然顏料做的指甲油。這種用天然顏料做成的指甲油不僅有鮮豔的色彩,而且與傳統指甲油不同的是,沒有刺激氣味,透氣性好,乾燥速度快,塗抹感很輕。另外,由於它是水溶性的,所以用普通酒精就能很容易地擦洗乾淨。   結果產品一上市就受到年輕人的喜愛,現在在日本很多的大型商場都能看到這款被稱作“小狐狸”品牌的指甲油。   隨著對天然顏料的研究,上羽繪惣公司還發現天然顏料的粉末顆粒對皮膚有很好的摩擦清潔效果,於是他們思考是否可以生產皮膚清潔類產品,比如香皂,肥皂,洗面乳等等,據說他們已經研發出肥皂產品,後續肥皂以及其他產品都將逐步上市了。雖然純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成本高於普通產品市場價格的四到五倍,但是特有的色彩和對身體無傷害的賣點,使它很快在市場上佔據了一席之地。   經過研究這家企業的案例,小思覺得傳統行業的企業在當下並不是只有接受淘汰或倒閉的選擇,企業家、CEO 們完全可以走出固有的思維,多與跨行業或領域的專家、企業家交流,通過創新和市場的跨界完全是可以走出另外一番不同的發展之路。